95后拳击手身高体重似金秀贤 缝针已是家常便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6

  莞体外传之拳击

  夜幕下,东城世博广场旁边的一家名将搏击俱乐部会被“砰砰砰”的格斗声所淹没。他们有的是刚刚卸下制服的特警,有的是从寮步赶来的小企业老板,更多的是城区写字楼里的白领。这是东莞唯一一家职业拳击俱乐部,七个大男孩是这里的教练,他们是这个城市里不多见的职业拳击手,满世界找对手打擂之余,也会忙里偷闲教普通人几把。

  白领搏击 对抗酒肉和色狼

  结束了长达3个小时的应酬之后,私企老板田凯驾着他的路虎从寮步赶到了东城世博的景湖大厦,径直走上四楼的拳馆。换下皮鞋T恤,扎上绑带,33岁的田凯举起拳头抡向75公斤的沙袋上。出拳不到5分钟,汗水就浇透了他1.81米的大高个,“刺激,给劲儿!”挥拳的间隙,田凯用东北话这样描述搏击给自己带来的感受。田凯在寮步经营一家外贸公司已有5个年头,因为应酬,把自己喂成了个95公斤的大胖子。去年6月他被朋友领进了拳击馆,一年下来甩掉了40斤肥肉。田凯说,人到中年,日子越过越无趣,只有站在擂台上举起拳头,才能感受到莫大的刺激和放松。

  27岁的舞蹈老师兰兰结束了一天的课程,她的目的地不是商场也不会是厨房。顾不上卸妆,兰兰把抹着鲜艳指甲油的双手塞进拳套,开启“金刚芭比”模式。兰兰打拳是为了防身,这也是搏击俱乐部里的特色教程。兰兰是东莞一家健身房的肚皮舞老师,青春貌美。有一天晚上在雍华庭附近被人尾随熊抱。这次惊悚的经历,让她开始和拳击打起了交道。出拳、肘击、踢裆部,兰兰在拳馆里学的这些招数不会致命,但她觉得,起码够自己应付以后的夜路。

  职业拳手 一天挥出8斤汗

  “人们对拳击有偏见,以为是很暴力的运动,其实它是种力与美的结合,在欧美非常流行”,俱乐部老板陈金坚介绍,俱乐部成立于2009年,每年都能接收300-400人报名学拳,其中大多数是白领,女生占将近四分之一。在擂台和沙袋旁边,有时还能见到十来岁孩子的身影,“儿子读完中学就出国。国外流行拳击,练个本事出门在外也好防身”,孩子母亲这样谈“育儿计划”。陈金坚称,俱乐部还经常出现特警们的身影,“东莞特警里有很多是拳击手出身”。

  2009年,东莞理工武术社团学员陈金坚在毕业两年后,成立了这家搏击俱乐部。陈金坚把目标锁定在职业拳击上,各处招兵买马,培养职业拳击手。5年间,俱乐部的职业拳击手已达7人,包括16次K O对手的全国搏击冠军纪文豪以及曾经的全国散打冠军邓立。俱乐部的职业拳手主攻泰拳,陈金坚为他们请来了泰国金腰带拳王康恩、神万等做教练。纪文豪和6个师兄弟们白天跟着泰国拳王训练,晚上陪着俱乐部会员打拳。职业拳手每天必须保持6个小时以上的运动量:早上跑步10公里,沙袋练习2小时,与学员对打2小时,外加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各自200次。他给自己称过重,8小时的运动量下来,一天至少可以排出8斤汗。

  拳击和举重类似,比赛按照体重划分级别进行,赛前减重成了每个拳手的噩梦。今年3月,邓立收到一场泰国67公斤级的打擂邀请,为了应邀参加比赛,他在半个月时间减掉了10公斤赘肉。保持了16次K O对手的纪文豪曾为了比赛,创下了10天减掉12公斤的记录。

  少年拳队 备战奥运会和全运会

  距名将俱乐部几公里外的体育横路上,东莞市老体校已人去楼空,大部分项目早搬至牛山新校区,只剩3个冷门项目还在坚守,其中就有成立2年的市少年拳击队。少年拳击队场在旧体校一间废弃的射击馆里,没有墙壁封顶,盛夏的中午,热浪从四面八方卷进场馆。小拳手们开练不到2分钟,已汗如雨下。“来来来,大热天,哪棵花朵还缺水,让我喷你们一喷吧。”教练冯文忠拿来了一把洒水壶,穿梭在弟子中间,给每个人喷水降温。

  冯文忠自嘲,东莞专业拳击起步晚,2012年才首次组队为省里和国家输送拳手苗子。东莞的经济条件优渥,很多家长不舍得孩子练体育,更不要说冷门的拳击。队内20个孩子全来自广西和湛江等地,最大的17岁,最小的不过10岁。拳击不比热门项目,训练环境差不说,至今还没有一个正式的擂台。“场地不标准,训练馆宽度不到6米,他们经常打着打着后脑勺就撞上了墙壁。”不过正是这样一支艰苦之师,已经打出了2名全省亚军。

  同职业拳手能出入商业擂台、拿奖金获金腰带不一样,这些10-18岁的少年拳手是为奥运会和全运会而准备的,被称之为专业拳击手。没有赞助商,赢一场比赛的奖金也不多,唯一的出路就是能像邹市明一样,指望哪天获得奥运冠军。但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。教练冯文忠常说,“连沙袋都征服过了,还有征服不了的人生吗?”

  拳击术语

  KO:常见的拳击用语,是英文K nockO ut的简称,指在拳击比赛时,一方运动员在没有犯规的前提下,把对方击倒在地,经过台上裁判数秒之后,倒地运动员不能站起来继续比赛,就直接判对方KO胜利。

  TKO:TechnicalKnock O ut简称,是指技术性击倒。当拳手遭到连续攻击时,裁判、医务人员和教练认为他已经无法防护丧失了继续比赛的能力时,裁判为了保护拳手安全可以终止比赛。另一方拳手以TKO方式获胜。

  职业拳击:是商业化的产物,从诞生起就与金钱产生了密不可分的关系。职业拳手以争取出场费和奖金为目标参与比赛。在美国,顶尖的职业拳手一年所获得的奖金数可以远超过N BA赛场上的大牌明星。职业拳击比赛中,拳手必须赤裸上身,只能佩戴拳套、护裆和牙套。

  业余拳击:以锻炼身体、提高运动技术水平和促进友谊为宗旨。业余拳手代表国家或地区参加比赛,拳手费用由参赛国家和政府投入。比如奥运会、亚运会、锦标赛上的拳击都属于业余比赛。业余拳击比赛中,拳手除了配备拳套、牙套和护裆外,还要有头盔、背心、护身和护腿等防护工具。

  金腰带:是拳击比赛的最高荣誉,只有职业拳击赛场上才有。1810年,英国拳手汤姆·克里伯空手击败了美国黑人汤姆·梅林克斯,为表彰这位悍将,英国贵族圣·乔治送了他一条腰带。此后,金腰带作为拳击的最高奖章荣誉走进赛场。如今也不是什么比赛都有金腰带,通常只有W BA(世界拳王协会)、W BC (世界拳王理事会)、W BO (职业拳击协会)、IBF(国际拳击联合会)组织的赛事才会设定。拳手夺冠后,拳击组织向其发一条金腰带,下次卫冕成功后才能继续保留,否则需要付出上千美金购买。

  采写:南都记者洪灵芝 实习生 黄翠莹

  摄影:南都记者 刘在富

  南都插画:彭莉羚

  有段古

  搏击俱乐部 曾经的纽约时尚

  拳击是一项非常古老的运动,早在世界文明起源之处,我们的祖先就靠着拳头和射箭等本领,在丛林里以求生存。在古罗马,挥拳和斗兽竞技一样成为全民运动,贵族们最爱摇扇子围观。进入现代文明,拳击主要在竞技舞台上表演。20世纪的90年代,纽约街头开始出现专为市民而设的搏击俱乐部。曼哈顿的金融白领们忙完一天,卸下妆容,到搏击俱乐部里练练拳、出出汗,然后在俱乐部吧台喝喝酒、谈谈情,成为了当时纽约最流行的休闲方式。这被90年代好莱坞导演搬上了荧屏,如最经典的《拳击俱乐部》和《低俗小说》。

  相比欧美人的豪放热情,国人对拳击这项刺激运动则含蓄迟钝很多。2004年上海成立第一家搏击俱乐部,2008年,国内才出现全国性白领搏击俱乐部协会。国内早期搏击俱乐部的顾客中,在大陆的老外是绝对主力。受他们影响,这几年大陆白领开始频繁进出拳击馆。东莞街头四处散发的健身俱乐部传单里,时常看到拳击房作为宣传的噱头。

  职业拳手榜

  纪文豪

  年龄:21岁

  身高:1.68米

  体重:60公斤

  主要成绩:全国泰拳锦标赛季军、中国擂台搏击联赛12连胜、全国武术界搏击60公斤冠军、2011年泰国职业拳赛K O泰国金腰带拳王

  邓立

  年龄:18岁

  身高:1.78米

  体重:65公斤

  主要成绩:国际武术节散打冠军、香港K F1格斗大赛63公斤级冠军

  唐云星

  年龄:18岁

  身高:1.80米

  体重:75公斤

  主要成绩:C 3国际拳王争霸赛75公斤级冠军

  散打VS泰拳

  散打和泰拳是两个比赛规则不同的运动,两者没有可比性。散打比赛规定,运动员需要戴全身护具,禁止用头、肘、膝盖和反关节进攻,不能袭击后脑、颈部、裆部;职业泰拳无需太多防护,赤膊、文身、烫发都可以上阵,拳、腿、肘、膝盖四肢八体都可以作为进攻武器。因此,泰拳相对而言是一种杀伤力更大的格斗技艺。所以,当你看到中国人用武术和泰国拳手PK时,那在这之前,他们一定是要对规则和技巧进行了一番长时间谈判敲定,才能得以进行。

  职业拳手长成记

  职业比赛几无护具?缝针已是家常便饭

  5月16日晚,深圳体育馆里,两名赤膊少年站在擂台上,一声哨响,他们攥紧的拳头像窗外雨点一样扑向对方,肌肉在一次次撞击中变形,汗水和血滴在空中同时挥洒,难分高下。直到临近比赛结束,来自东莞的拳手邓立使出一记右摆拳,直击对手下颚,在8000人的呐喊声中,他看着对手直挺挺地倒在眼前,任凭周围人怎么呼唤,都无法清醒再战。邓立以送出K O方式取胜。

  身高体重若金秀贤

  邓立今年18岁,1.80米的身高、体重65公斤,两项数据与韩国明星金秀贤保持同步。他还拥有类似金秀贤的俊俏外表,白皙的皮肤,立体的五官,扬起嘴角笑起来会露出浅浅的酒窝。走在大街上,没有人能看得出来,这个腼腆的大小伙是个职业拳击手,出道2年时间,就有4次K O对手的成绩。2011年底,不满16岁的邓立背着行囊来到东莞,开始自己的职业拳手生涯,在这之前,他是广东省体校一名散打运动员。“散打就像奥运会的拳击比赛一样,赛前防护做得很好。职业的自由搏击除了一双手套外,其他什么护具也没有 ,打起来刺激多了。”觉得散打不过瘾,邓立转行练泰拳。

  国内很多职业拳手都是从散打转型而来的,邓立和同门师兄纪文豪都是如此。1993年,纪文豪出生在河南周口,离嵩山少林寺不过200公里。2003年,小学没毕业,他进入村武术学校开始学散打,2005年进入了体校散打队,随后又被征选入青少年泰拳国家队。

  体制内的专业武术队伍不比其他运动项目,没有什么商业号召力,只能在锦标赛或者亚运会等大型赛事中才能露脸。纪文豪在体校和泰拳国家队呆了数年,少有外出比赛的机会,这让习武之人很不痛快。2009年,16岁的他做了一个重要决定,来东莞转型做一名职业拳击手。

  不敢让父母看比赛

  90后拳手也注重造型。18岁的唐星云梳着莫西干式的头型,邓立则把自己头发染成了金黄色,只有纪文豪一成不变的小平头。纪文豪年龄最大,大家都喊他大师兄,性格沉稳老练的他职业战也最出彩。截至目前,纪文豪已经打过超过70场拳击比赛,其中16次以K O对手的方式取胜。

  2012年在湖南一场世界自由搏击赛中,那是纪文豪距离金腰带最近的一场比赛。场上打满了5局,纪文豪的眉骨和嘴角双双开裂,每一次挥拳,血柱喷涌而出,他咬着牙坚持,可惜最终以点数输给了美国拳王扎亚。比赛结束,纪文豪才感觉到脸上的疼痛,在急诊室里,医生给他缝了7针。

  职业拳击与专业拳击,除挥拳规则不一样,比赛装备也不同。奥运会和世锦赛中进行的专业拳击比赛,需要配备头盔、手套、护身、护裆等安全防护措施。职业擂台赛上,拳击手只有一副拳套和一个护裆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护具。职业拳击比专业拳击更刺激,更具有观赏性,但同时也更具危险性。

  上个月,从泰国打完比赛回来,邓立眉眼被缝6针,鼻梁也在擂台上被打歪了。结束了湖南的金腰带之争后,纪文豪整个头部的缝针数已经破了40针,额头、眉眼和嘴角,随处可见伤痕。邓立转职业赛两年,出场十几次,至今不敢让父母看自己比赛。